首页 >

解放军第九二三医院4名文职人员参加阅兵凯旋归队


解放军第九二三医院4名文职人员参加国庆阅兵凯旋归队,他们表示——

延续阅兵精神 把工作当成一种受阅 

▲宋子轩(圆圈处)在国庆阅兵时的队列位置(来源:《人民日报》)

▲马骏、颜世超、宋子轩、黄华涛在九二三医院留影。南宁晚报记者 叶祯 摄

■南宁晚报记者 叶祯

穿着笔挺的阅兵军装,手拿荣誉证书,颜世超、马骏、黄华涛、宋子轩走过来时,记者仿佛又看到了国庆阅兵现场。7日上午,记者在解放军第九二三医院采访了这4名年轻的军医大学毕业生。今年的国庆阅兵,这4名军医大学毕业生出现在文职人员方队,展示了文职人员的飒爽英姿。他们分别来自哪些岗位?在参加阅兵训练过程中发生了什么有趣的故事?在阅兵现场他们又是怎样的心情?让我们走近他们。

1

颜世超:“没有什么困难是解决不了的”

此次参加阅兵的4人全是2018年毕业的军医生。去年从空军军医大学毕业后,颜世超被分配到九二三医院。学临床医学的他,如今定岗在消化内科。

说到此次参加新中国成立70周年国庆阅兵,颜世超觉得自己很幸运。2009年第一次通过电视直播观看阅兵的他,觉得场面很震撼,军人很帅气。2015年,学校组织学生收看“9·3”阅兵。因为有同学参加了那一次阅兵,坐在电视机前的他感觉每个细胞都跳跃起来。毕业时,他还很遗憾地跟参加过阅兵的同学说,以后成文职人员了,就没机会参加阅兵了。

“没想到今年3月份接到通知,今年的国庆阅兵有文职人员方队!”颜世超说,初选的身高标准是1.75米,入选后他马上兴奋地跟家人说,而家人也为他感到高兴。

然而,在电视机前看阅兵和参加阅兵是两回事。3月1日,颜世超与通过初选的文职人员前往湖南接受训练,随后转到山东集训。在为期3个月的训练中,不断有人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被淘汰。

“训练过程挺困难的。练军姿时45秒不能眨眼,汗水流入眼睛患了结膜炎,又痒又红又痛,滴了两周的眼药水才恢复。”颜世超也曾经怀疑自己是否适合参加阅兵,纠结过是放弃还是坚持,但每次看到一起训练的人离开,心里挺不是滋味的。

在跟参加过阅兵的同学沟通后,不服输的他决定对自己更狠一些。最终,他踏着正步走过天安门,接受祖国和人民的检阅。颜世超说,去年刚毕业时心态还没有转变过来,参加70周年国庆阅兵后,他觉得没有什么困难是解决不了的。

2

马骏:参加阅兵有了很多收获

戴着近视眼镜的马骏也毕业于空军军医大学,是此次参加文职人员方队中唯一一个戴眼镜的,这给训练带来了很大的不便。为防止意外,平时参加训练时都不能戴眼镜,也不能戴隐形眼镜,因为训练出汗特别多,汗水流进眼睛里很容易发炎。

凭着一股不服输的劲,马骏凭着感觉和肌肉记忆,通过成千上万次的训练,在大脑形成了反射弧,每次到什么动作都会引起肌肉反应。“我想过放弃,跟家人聊过,家人都让我好好把握机会,我能被选上是全家的荣誉。”

与马骏一起集训的还有预备队员,一旦有队员因为各种原因被淘汰,预备队员就会马上顶上去。“一刻也不敢放松,就怕自己被替换了。”马骏说,5月25日定下参加阅兵的名单后,他更加努力训练,确保自己一直在名单上。

8月14日,徒步方队与装备方队第一次合练,从上午9时40分开始站立,到10时17分起步走、踢正步,一路下来,没有戴眼镜的马骏非常顺利地通过了第一次合练。

国庆当天,马骏的家人都在电视机前收看了阅兵。虽然没有看到马骏的特写镜头,但是他们都为马骏感到自豪和骄傲。“参加阅兵不是为了上镜,重要的是经历的过程。文职人员方队共有352人,不是人人都会有特写的。”马骏说,训练的过程很艰苦,但反过来一看,非常好,自己有了很多的收获。

3

黄华涛:两次差点被替换下来

毕业于陆军军医大学的黄华涛学的是心理学专业,现在定岗九二三医院精神卫生科。国庆阅兵结束后,他和另外3位同事在走路时仍会下意识地“走几步正步、摆一下手臂”,他们称之为“阅兵后遗症”。

身高1.73米的黄华涛是4人中身高最矮的,而文职人员方队的身高要求是1.75米,报名后他就一直担心自己会被“涮”下来。最终,他凭着努力站在排尾位置踢着正步走过天安门接受了检阅。

在军医大学读书时,黄华涛没有参加过高强度的训练,被选去参加阅兵训练后才发现,有些动作在学校时没有学过。“刚开始很陌生,为了不掉队,就根据教练员说的要领反复练,有时训练了一天回到宿舍,突然想起某个动作的要领,马上又练起来。”

文职人员方队与其他方队不一样,没有武器装备,阅兵时只有摆臂和踢腿动作。“文职人员主要练摆臂和踢腿,手臂摆起来后的定位、高度、手形。手要四指握拢,手跟小臂必须成一条直线;踢正步时,要狠狠地砸地。很多同志在练习时脚腕都踢肿了。”

因为身高原因,黄华涛在训练时一直在排尾位置,也就是靠近观礼观众席的位置。其他队员就算因为各种原因被淘汰,他也没有机会到前排的其他位置。“我这个位置其实也挺重要的,既要踢好自己的正步,还要提醒前面的同志标齐排面。”

在一次与教练员的闲聊中,黄华涛吓出了一身冷。原来,领队在两次会议中曾讨论要把他替换下来,但是因为他的刻苦训练给教练员留下深刻印象,最后他以文职人员第6排第25名的位置参加了检阅。

4

宋子轩:最瘦的他坚持到了最后

去年从空军军医大学毕业后,宋子轩如今定岗在九二三医院心胸外科。他也是4人中最瘦的一个。“从接到通知起我就担心自己是否能坚持到最后,但是我又特别怕被淘汰,特别想参加阅兵。”

从湖南、山东再到北京昌平阅兵村,因为瘦,宋子轩吃过一些苦头。“太瘦了,两个膝盖夹不紧,每次训练我都需要绷得很紧地内靠,这对膝盖造成了一些损害。这个损害到了北京训练加大强度后特别明显,出现了疼痛和炎症。”

在合练时,宋子轩的情况被总教练发现了,于是他被调整到预备队。宋子轩说,当时他特别沮丧,但与教练员谈话后,他放下包袱,一边训练一边上医务室调理,9月份,终于又回到了排面,而膝盖经过医务室的调理没有再出现问题,他顺利参加了国庆当天的阅兵。

阅兵结束后,家人给宋子轩发来一张《人民日报》的相片,站在第12排第22号的他被家人一眼认了出来。

阅兵结束回来后,宋子轩和颜世超、黄华涛、马骏一起受到部队的鼓励和表扬。“特别骄傲和自豪,下一步会把阅兵精神和在训练学到的东西延续到工作生活中,把工作当成另一种受阅,让患者检阅自己。”


主办单位:广西壮族自治区退役军人事务厅 桂ICP备19000813号-1 桂公网安备 45010202000388号 网站标识码:4500000147

地址:南宁市兴宁区民主路49号 邮政编码 530012

建议使用IE9以上版本、360、Chrome浏览器打开